儿童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蛇皮之死-

来源:儿童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听说蛇皮被蛇咬死了,还是他自己养的那条无毒的黄蛟蛇,村里人不由十分的诧异。

蛇皮父母死得早,从小就有些懵懵懂懂的。只有上十岁时,看到别人抓蛇能卖钱,不由有些羡慕。有一次,在路边看到有一条蛇,他一把捏住它的脖子就拿去卖。收蛇的人见了大叫:“你这细伢仔,不要命了。这可是最毒的土背蛇(学名叫蝮蛇)呀!”蛇皮倒不觉得有什么危险。从那以后,他见蛇就抓。人们说他:“蛇皮,小心些,蛇是有毒的呢?”蛇皮却说:“怕什么?我手快得很,想咬到我的蛇,我还没有见过呢。”

蛇皮说的也是,他捉蛇没有和任何人学过,手脚却出奇的准。一般的蛇,他就直接捏住它的脖子,出手就如闪电。要是性情猛烈的蛇或是毒蛇,他便一手揪住它的尾巴,提起抖几抖,人们说蛇的骨头是倒生的,这一抖,它的头便回不过来了。于是,蛇皮便用另一个手顺着蛇身,迅速的捋到它的脖子上紧紧的捏住,不让它有咬人的机会。蛇皮本来不叫蛇皮,因为捉的蛇多,手上脚上的皮又是麻乎乎的,有些像蛇皮,有人就叫他蛇皮。蛇皮觉得这名字对他挺合适,不以为忤,因此便叫开了。

蛇皮不但捉蛇厉害,水性也很好。门前有一条小河,小河转弯处有一个深潭叫八虎潭。这潭不知有多深,传说用四担箩绳都打不到底。那里曾经淹死过人,大人是不准小孩去里面戏水的。蛇皮自小就没有父母管,开始,只是在八虎潭的边上戏水,慢慢的胆子大了,便到中间去了。再后来,八虎潭对蛇皮来说也就没有什么了。因为水性好,捉鱼摸虾是蛇皮的拿手好戏。八虎潭的水深,人家不敢下,他一个猛子钻下去,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摸到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鲶鱼出来。一条鲶鱼,大的可以卖两三十块呢。靠捉蛇摸鱼卖点钱,蛇皮虽然是孤儿,日子倒也过得下去。

只是蛇皮大了,还是孤身一人,一是父母不在了,没有人给他张罗;二是蛇皮喜欢捉蛇摸鱼,身上总有一股怪味,姑娘们都觉得他有些怪怪的,不敢接近他。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村里的姑娘除了一个叫疤姑娌的,几乎都去了外面打工。疤姑娌脸上有点疤的,说话也有点不清楚。虽然人家看蛇皮怪怪的,但这样的姑娘蛇皮也看不上。因此,三十出头了,蛇皮还是单身一人。有人叫他去外面打打工,外面的姑娘好找。村里有几个小伙子在本村找不到老婆,到外面打了两年工,竟也带了一个老婆来了。听说是贵州的姑娘,虽然长得矮矮的,但做老婆、生儿育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况且还省去了一大笔聘礼呢。蛇皮也出去过一次,但是没有过几天就回来了,因为蛇皮只读了小学二年级,不会说普通话,字又认不了多少,在街上经常迷路,到厂里又不会和别人交流,没有办法待下去,只有回来了。回来时,同村人的怕他走错,送他上的车。于是蛇皮便继续在家里干他捉蛇摸鱼的老本行。好在蛇一年比一年贵,虽然单身,蛇皮日子还是过得挺滋润的。俗话说:“单身汉,似神仙。顿顿吃饭拖条羹。”小孩癫娴病有什么影响蛇皮对自己吃什么倒没有什么讲究,将就一下就可以了。卖蛇的钱大都用来打麻将,不知是输多还是赢多,一年下来,看不到蛇皮存了什么钱。

这两年蛇皮有些苦恼。不知什么原因,河里的水竟越来越少了。不要说别处,就是八虎潭也只有半人深了,其它深的地方还能没过小腿,浅的地方水刚好遮住脚背。原来钻到八虎潭随便就可以摸到大鲶鱼,现在就很难摸到了。即使偶尔摸到一条也只有两三寸长,买不了什么钱。摸不到鱼,蛇皮的生活中就像少了什么似的,四体都不得安宁。后来,他用卖蛇的钱,买了台触鱼机,到河里触鱼。这家伙好使,机子很简单,其实就是一只电瓶,背在背上,一手拿一个柄很长的渔网蔸,一手拿着触杆往水里一伸,只听得“嘀嘀”的响,水里的鱼便一条条翻了起来。弄得好一次可以触到十多两十斤呢,可以卖不少钱。当然这些钱大都丢在麻将桌了。

不过,蛇皮的日子还是有些不好过了。不但他的鱼越触越少,人们也渐渐不买他的鱼了。人们说,田里打的农药多,田里的水最终是流到河里的,河水污染多了,那么河里的鱼也就不要吃了,吃了会得病的。这真让蛇皮没有办法,蛇皮虽然摸鱼触鱼在行,自己却不喜欢吃鱼。于是,他的触鱼机搁在那儿也就几乎荒废了。

不触了鱼,蛇皮就专门捉蛇。蛇的价钱越来越贵,但蛇也越来越少。蛇越来越难抓到,有时七八上十天都见不到一条蛇,弄得蛇皮只能在麻将桌钱看看人家出牌。看到人家出错了牌,他不免帮着着急:“哎呀,红中是要碰的。”或是说:“这只牌是不能出的,出了便会放炮。”弄得边上的人很不高兴:“蛇皮,光叫什么,自己上来摸几盘不就得了。”蛇皮口袋里没有钱,只有摸摸头讪笑着。

蛇皮的村口斜立着一棵大都树。这棵树的树冠张开有几十米,就像一把巨伞,恐怕有几百年了。这树里面是空的,据老人讲,里面有只大蛇精。这树曾被雷打过一次,它的一边至今都是黑糊糊的,树杪上也有一半枝叶枯了,说这都是雷公烧的。那次雷公是要打里面的蛇精,据说蛇精是那次被雷公打死的。这树这么大,村里的小孩几乎每一个都在上面爬过,树身被爬得溜光溜光的。夏天人们便经常围在树下歇凉。

这天,蛇皮一点精神都没有。他在田间小路的茅草窝里找了个遍,竟然一条蛇也没有看到。要是往年,走路不小心都会踩到蛇的。这世道真是的,连一条蛇都这么难抓。看来,他又只能在麻将桌前看人出牌干着急了。蛇皮有些累,来到大树边上,便找个石头坐了下来歇歇。已经是中午了,天气很热,树上是知了闷闷的叫着。蛇皮干脆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不管天怎么热,这树下总是凉风习习的。别人都在家里吃中饭了,大树下只有蛇皮一人。蛇皮有点饿,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吃饭,是因为今天没有抓到蛇没有劲么?干脆就在这儿睡一会儿吧。于是,在沉闷的知了声中,在习习的凉风里,蛇皮就这样靠在树上睡西安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蛇皮正在酣梦里,突然他觉得有些不对头。有什么不对头他自己也不知道。蛇皮似乎醒过来,他靠在树干上一动不动的,头脑里在思索着,是什么不同呢。周围很静很静,只听到习习的风不时的拂过耳边。蓦地,他感到有什么不同了,是树上的知了一只只的都不叫了,怪不得这么静呢!“扑扑”,一只知了飞走了;“扑扑”,又一只知了飞走了。什么原因呢?蛇皮依旧一动不动的,他睁开眼缝细细的搜寻,看有什么异动。他的眼光落到了刚才知了飞走的那只树桠上,不由一惊,哟!蛇,一条大蛇,还是一条大黄蛟蛇,有三四米长,恐怕有五六斤,要是抓到了至少可以卖到好几百块呢!蛇皮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黄蛟蛇,心中不由一阵狂喜,但他马上静下心来了。蛇还在树上,不能轻易动手,要不让它跑了那就太可惜了。等它下来吧,蛇皮装着闭了眼睛,身子依然一动不动的。但耳朵却在静听着蛇的动静。

虽然知了“扑扑”的飞走了一些,但还是有几个知了被蛇吃到了。蛇皮静下耳朵,听到蛇抖抖索索的往自己这边来了。蛇皮在这里睡了有段时间了,他一动不动的,蛇对他似乎是视而不见,更没有想到这是一个活物,蠕动肥硕的身子爬到了他的身边。蛇皮屏住呼吸,依旧一动不动的,甚至眼睛也不眨一下。蛇没有犹豫了,沿着他的脖子,慢慢的爬上了他的胸脯。要是别人,吓得不知怎样了。但蛇皮无所谓,蛇皮蛇抓得多,把蛇吊在在颈脖子上或是缠在腰间玩是常事,何况这是一条无毒的黄蛟蛇。只是蛇身粘着脖子有些冷冷的痒痒的,还有那么一股他十分熟悉的腥味。蛇皮感到蛇爬到他的腰间了,是时候了,他眼睛都没有睁一下,右手倏的伸过去,拿捏住了蛇的脖子,跳了起来。蛇被这仓促的变故惊吓的了一个劲的乱缠,这蛇真大,在蛇皮要间缠了好几几圈。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蛇皮把捏着蛇颈的手用大一些力,蛇便慢慢的松了下来。蛇皮左手提着蛇尾巴,右手轻轻的握着蛇的前身,虽然蛇这么大,但在蛇皮的手中,就像是一个玩得得心应手的玩具。

“哇,蛇皮抓到一条这么大的蛇呀。”人们吃过午饭,纷纷到树下歇凉,看到蛇皮手里的,一个个惊叫着。

“喔,这么大的蛇我从没有见过,在这树上捉到的?”

 经常身体抖动是癫痫病吗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蛇皮,这回可以卖到很多钱了。”

……

蛇皮顾不上回答他们,一脸的得意拿着蛇回家了。他准备明天到街上买了,他不用再在麻将桌钱看别人出牌干着急了。

可是,等他准备第二天去卖蛇时,听到一些怪里怪气的话。有些老人说:这么大的蛇,肯定是成了精的。还有人说:那树上本来就有一只蛇精,可能是当年的雷公没有能打死它。甚至还有人说:这蛇是那只蛇精的儿子,在树上修炼了这么多年,也要成精了,不知怎么被蛇皮抓到了。总而言之,要是卖了这蛇,说不定会惹上灾祸的。听到这些话,蛇皮不免有些犹豫了,还是过几天再说吧,他把蛇关在蛇笼里。

就这样关了几天,人们越说越深了,弄得蛇皮真有些不敢买蛇了。但放掉又有些不甘心,蛇皮就这样把蛇关着。虽说蛇是饿不死的,但总这样关着,也会变瘦,那样要是去卖就要少很多钱了。蛇皮正没有办法时,突然看到门角里多时没用的触鱼机,他灵感来了,何不触些鱼来蛇吃呢?想到这,蛇皮还真的到河里去了触鱼了。一会功夫,触到了十几条。蛇皮把鱼丢在笼里,开始,蛇闭着眼睛,理都不理。蛇皮就也让它这样。他走后再回到家里时,发现笼里的鱼不见了,是被蛇吃掉了。蛇是吃鱼的,于是,蛇皮便隔三差五的去河里触几条鱼给蛇吃。原来准备卖蛇的,养了几天,蛇皮发现蛇不但没有瘦,好像还长了些。于是,干脆多养几天,不急着卖。

蛇皮就这样养着蛇,蛇皮捉了一条这么大的蛇,不时有人来他家看。有人问,蛇皮,为什么不卖了它,可以卖几百块呢?蛇皮笑而不答。于是有人便说,他是等价钱呢。不知谁说:蛇皮,听说蛇修炼成精了是会变成一个漂亮的姑娘的。这么大的蛇,是不是晚上也会变成个姑娘来陪你呀?他这么一说,人们不由哄堂大笑。说的蛇皮有些恼怒。别人说这话也不是没有根据的,白娘子不就是蛇精变的么?

有好几个蛇贩子找过蛇皮,要买他的蛇,并且价钱也出得很高,蛇皮就是不卖。就像人们说的,这蛇难道真的成了精,晚上会变成姑娘出来陪蛇皮么?村里有几个好事的人晚上还去蛇皮的窗外听过,听到天亮,除了蛇皮沉沉的鼾声,什么也没有听到。只是经常看到蛇皮到河里触鱼来喂蛇。

癫娴病的药叫什么名字

蛇皮就这样养着蛇。到了冬天,蛇是要冬眠的,蛇皮真能想,竟然用一床破棉絮把蛇包好了过冬,到第二年天暖了再放到笼子里养。这蛇也被他养驯了,蛇皮经常把它缠在身上玩,下得别人躲得远远的。就这样,这蛇养了两三年,比原来大多了。

蛇皮还是单身,三十四五了。村里有人撮合,叫他娶了疤姑娌算了。疤姑娌虽然有点疤,说话也有点不清楚,但做家务事是很利索的。家里有个女人帮搞搞饭吃总是个好事,要是能生个孩子老了有个依靠。蛇皮虽然看不上疤女,但自己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什么说的了,于是同意了。疤女家的要求不高,叫蛇皮给她卖几身像样的衣服,弄几桌饭接了过去就可以了,聘礼没有讲究。蛇皮没有什么钱,他又没有什么亲戚,于是就想到了卖这条蛇。

蛇皮是从笼子里捉蛇出来时被咬的,咬在虎口上。本来蛇咬不到蛇皮的,一是这蛇养了这么久,养驯了,蛇皮没有在意;而是黄蛟蛇是无毒蛇,咬一口只是痛一下,不要紧的,蛇皮没有防它。

蛇皮被咬一口时还拍着黄蛟蛇的头笑着说:“哼,还咬人,没办法,咬人也要卖了你呀。”他的虎口被咬出破了,血一滴一滴的。蛇皮用袋子装好蛇,顺便去找东西包扎一下。可是,在他找东西时,他觉得头昏昏的,眼也有些发花。他觉得不对劲了,难道这蛇有毒?可是黄蛟蛇的没有毒的呀。他想不明白,但是一切都迟了,边上没有人,当他踉踉跄跄走到坪里时,就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蛇皮死了。蛇皮怎么会死的,村里人也说不清楚。后来,蛇皮触来的鱼有几条蛇还没有吃掉,村里的一只猫吃了,这猫竟口吐白沫死了。人们似乎明白了,原来田里农药打多了,田里的水最终流到了河里,河水也就有毒了,河里的鱼也渐渐染上了毒性。蛇一直吃这些鱼,蛇的生命力强,把这些毒聚在肚里,慢慢的变成了毒蛇,而这一切蛇皮却浑然不知。

蛇皮死了,那条蛇不知到哪里去了。于是关于蛇皮的死有了新的说法:这蛇是成了精的,看到蛇皮可怜,晚上便变成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来陪他。她是看到蛇皮变了心要娶老婆才咬死他的。反正这一切谁也没有看见,只有由人们去说了。只是,人们再也不敢到那棵大树下歇凉了。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azcp.com  儿童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