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蒋七(3)长篇鬼

来源:儿童故事网   时间: 2021-07-09

他偷偷地观望着蒋七,蒋七头也不抬地看书,始终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姿势,侧对着他,像个塑料假人。

他看书的速度很慢,半天翻动一页,纸张哗的一声脆响,然后又是半天的死寂。

哗……哗……哗……

单调而苍白的翻书声,如同一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抠挠苏聪的心。

10点半,灯熄了,翻书声骤然停了。

苏聪躺在床上,听到黑暗里蒋七在�O�O�@�@地脱衣服,片刻之后,归于宁静。

苏聪睡不着,他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有一个疑虑他仍百思不得其解,即便边沁所说的什么魂丢了都是骗人的鬼话,可他看到的两个蒋七,该作何解释?

想来想去,苏聪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脑袋里有点乱了。

“别瞎想了,睡觉吧。”

一个干瘪的声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

就在这一瞬间,苏聪脑袋里轰隆一声,全身的汗毛刷地一下全都竖起来了。

他一骨碌坐起来,冲着蒋七的方向大声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事?”

黑暗里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又轻飘飘地传来:“你在不停地翻身,人只有在有心事的时候才会翻来覆去,我说得没错吧。”

苏聪不作声了,但心里的疑虑却层层叠叠地堆积起来。

他竖起耳朵,还想听听蒋七那边的动静,忽然,一阵睡意猛烈地袭来,仿佛扑天的巨浪排山倒海而来,瞬间把他淹没了。

这睡意到来得毫无征兆,不大一会儿,苏聪睡着了。

这时,蒋七的床嘎吱嘎吱一阵轻响,黑暗中,他缓缓地坐起身来…癫闲病什么时候会发作

早上苏聪醒来,只觉得头一蹦一蹦的疼,好像有几条蚯蚓在额头的静脉血管里蠕动着。

蒋七的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见棱见角,人已不见踪影。

第一节是现代汉语,大课,五个班一起上,二教的阶梯教室里挤了将近二百人。

苏聪缩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假寐,他最青睐这个位置,乱哄哄的课堂上,只有这个位置像个世外桃源。

坐在他旁边的是二班的许建人,小眼睛,五大三粗,一圈毛茸茸的小胡子,就住在苏聪斜对门的115寝室,黄省现在就搬到他们屋去了。

许建人捧着本《体育画报》津津有味地看,到第二节,看完了,出于无聊,他自来熟地跟苏聪聊起来:“同学你好,我认识你,咱俩打过球,你住102,咱俩斜对门,还算邻居呢。”

可不到三分钟,苏聪就追悔莫及了,他发现这家伙原来是个话痨,一张嘴就再也停不住了,从奥尼尔说到李宇春,从火影忍者说到他家养的黑背狼狗,得波得,得波得,像个无限不循环小数。

苏聪开始出于礼貌,还有一搭没一搭地应承着他,后来实在受不了,干脆趴在桌上装起了睡觉。

一般人到这个地步也就点到为止了,谁知道许建人竟然凑过来推推他,关切地问:“嘿,你咋啦?”

苏聪彻底被他打败了,嘴里含糊地应付道:“没事,没啥事。”

许建人忽然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指着苏聪:“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昨晚上生病了,而且挺严重的,是吧?”

苏聪一愣,不知道他这话是从何说起。

许建人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医院了?”

甘肃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比较好

听他这么一说,苏聪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坐直了,诧异地问:“你说什么呢?说的是我吗?”

许建人咧着大嘴,喷出一股大蒜的气息:“怎么不是你,昨天晚上11点多,我上厕所,刚出门,正好看到你们寝室那个脸挺白的小子背着你急冲冲地往楼下去了,肯定是送你去医院了。”

苏聪脑袋嗡的一下,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反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黄胖子跑我们屋来了,你们寝室不就剩你们俩人了吗,不是你还能是谁?还有你身上这套李宁,出来进去的,我老看你穿。”

见苏聪不吭声,许建人有些不满地嘟囔道:“你昨天晚上到底得啥见不得人的病了,还保密啊?”

此刻的苏聪已经有点儿傻了。

按许建人的说法,昨天夜里他睡着了以后,蒋七曾背着他出去了一趟,而他自己对此却浑然不知。

这件事,他越想越害怕。

苏聪决定把窗户纸捅破。

晚上一进寝室,他直奔蒋七,快步走到他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昨天晚上你搞了什么鬼?”

蒋七闻听此言,猛地站起来,厉声道:“你说什么?”

他的眼神异常凶狠,苏聪心里一颤,底气竟莫名其妙地泄了三分。

“你昨天晚上把我弄到哪去了?”

蒋七忽然间又恢复了惯常那种木木的神情。

“不懂。”

“别装蒜,有人看到你昨天夜里背着我出去了。”

“哪有的事。”

“那你敢不敢跟那人当面对质?”

合肥癫痫医院好

“好啊。”

“好,那你等着,我……”苏聪怒火中烧,正要转身去对门把许建人找来作证,突然,嘴里的话被硬生生地堵了回去。

就在这一刹那,一件极为恐怖的事发生了。

他猛然发现蒋七鬓角的那个小小的肉瘤,也就是东北人称之为拴马桩的东西,不见了。

没有任何切割的痕迹,那块皮肤平整光滑,毫无瑕疵。

苏聪吃惊地张大了嘴巴,他猛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蒋七,而是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跟蒋七长得一模一样,但却不是他。

几天来,他总是隐隐的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儿,现在终于知道了。

就是这颗毫不起眼的小小肉瘤。

他故做平静地走出寝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拨通了学校保卫处的直线电话。

他的两条腿仍在抖个不停,后背一团黏湿,已经被汗水打透了。

第二年新生入学时的安全讲座仍是萧处长讲话,和去年差不多,他用力地挥着手,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近十年来发生在学校里的凶杀案,吓白了又一届小女生们的粉面。

那天,在座的新生里有一个叫朱焰炜的中文系男生,他的业余爱好就是四处网罗素材,创作一些既吊人胃口又装神弄鬼的悬疑恐怖小说,他对这个萧处长讲述的案例很感兴趣,第二天上午没课,他就跑到保卫处,请求萧处长给他提供几个离奇的故事。

他的脸皮很厚,撵也不走,劝也不走,最后萧处长简直要抓狂了,只好同意给他讲一个,只讲一个。

朱焰炜拿出小本子,像个记者一样聚精会神地坐在他面前,准备记录北京军海中医院好吗

萧处长说,去年刚开学不久,你们中文系发生了一起谋杀案,凶手姑且也算做你们系的学生吧,叫蒋七,这个蒋七非常狡猾,整起案件谋划得非常巧妙,差一点儿就被他逍遥法外了。

他的开场白引起了朱焰炜的兴趣,他仰着脸期待地望着萧处长,像一只等待喂食的小猫。

萧处长大张旗鼓地喝了口茶水,说,这个蒋七来自邻市农村,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单亲,母亲早逝,父亲又好赌,搞得家里家徒四壁。但这个蒋某很有韧劲,从小到大,成绩一向优异,去年高考以比较高的分数被我校的中文系录取。但他的父亲欠了一屁股赌债,被债主追得东躲西藏,也不知道听谁说的,现在的高考录取通知书可以卖钱,最高甚至能卖好几万,就动了心思。正好同村有一个姓王的考生,连续参加了三届高考都没有考上,精神上受了刺激,出了点问题,王家家境殷实,钱不缺,只想出个大学生光耀门楣,眼看希望就要破灭了,全家人都长吁短叹地发愁呢,正在这时,蒋七的赌鬼父亲找上门去,说要把儿子上大学的机会卖给他们,王家一听喜出望外,当即点头同意,给了他两万块钱。

那个王姓考生拿了蒋某的录取通知书,又办了个假身份证,然后他父母把王姓考生送到北京的一家整形医院,按照蒋七的外貌为他整了个容,两人原来的模样就有些相似,再加上手术做得比较成功,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以致学校根本没看出破绽。

朱焰炜停下笔:“这么说,上大学的实际上就不是蒋七,而是那个整容后同他一模一样的王姓考生?”

萧处长点点头:“没错。”

朱焰炜兴致高涨,他发现这的确是个极不错的素材,连忙追问道:“那后来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azcp.com  儿童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