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秋天的童话(一篇写了十年才写完的文篇)_散文网

来源:儿童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的(一篇写了十年才写完的文篇)

(前言:有过许多的第一次,有第一次学会了珍惜,有第一次学会了落泪,有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这一篇是十多年前第一次学会了倾慕与表白的文篇,为当时时所写,十多年了一直没将其写完整,今日触景生情,终于鼓起勇气,重提旧笔,与往事干杯.)

秋到桂林看落花,余迹渺渺近

遥想鸿雁捎思去,不知情缘系谁家

那一年我刚上大学,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及师大特有的气息,让我仿佛找到了里的,和那一片醇醇的向往。

于是,幸运的我认识了刚留校任教的桦和读研的倩。她们是同班的一对挚友,毕业后有了不同的向往。那时的我远离远离亲人,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以及陌生的面孔。只有在她们身边我才能一一倾诉那背井离乡的苦涩和那中的渴望。更多的是她们有如姐姐般的关怀,使我才有勇气走出那世俗的偏观。随着交往的加深,我不由对这两位大姐姐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桦如月宫中的嫦娥,那种不入凡尘的美,美得灿烂而又冷艳,但我却喜欢和她斗嘴,经常把她气坏后,又像小孩似的躲起来。倩则温柔而又善解人意,每次我经受委屈或想不开的时候,她却总会用那双温暖的小手抚慰我。也许缘份真如虚空中的流云飘泊无踪。自从感到对桦有了一种特殊感觉,不见她时却很想见到她,见到她时心里总是“砰砰”的跳,每次敲响她的门菲,总是需要一世纪的勇气。其实桦也有她温柔可人的一面,这是我走进她心菲时才发现的。而另一面,我又感到了倩那种炽热的,和有意无意的提示。青海癫痫医院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千禧年的前,当有情人正准备在缘份的天空接受新的洗礼,我、桦、倩都经历了一场变故。在《Scarbrough Fair》从音箱中飘逸出来时,在孤灯相对两眸相凝时,桦对我说:“我不想再留在学校我表姐在深圳开有一间公司叫我去帮忙,我不知去还是不去好。”我很惊讶,我当然舍不得她离我而去,尽管在无数个孤枕难眠的漫漫是枕着她的名字入睡而又不敢承认上她,生怕任何的俗念都会冒渎圣洁的她以至形如陌路人。“去看看吧,一切随缘吧!”然后相对无言.在我送她远行时,我真想说出心中的,却又没勇气承担袭来的伤害。在她最后一句珍重声中,我忍住所有的泪水,无奈的说:“愿我们下次的相见不在人间,而是在天上。”在她倩影慢慢的消失时,我的泪水流了下来。

桦南行,倩离了校。我到当地的一间公司去当副经理。桦如断线的风筝,一去无踪,偶尔倩在电话的哭泣声中得知她家庭的矛盾很大,而又无力去摆平。而我只习惯被人安慰,却又在被人给予我无数的关怀。在她最需要帮助时却茫然不知所措。如果相思是苦,那单相思更苦。没有桦的日子,没有倩的抚慰。的我才深尝“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苦涩滋味。由于我的努力,并且忠诚而又善良,独得老总的赏识。有一天,老板特意把夫人带来,并叫我入内,从他们的一些家常的提问及和蔼的指点,我总感到有些意外。很自然的认识了老总的女儿,并且被老板的亲人告知,老总想要把女儿介绍给我。震惊之佘,我想起了远在他乡的桦,两者比较,桦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那老总的千金则是一朵养在深闺并且带癫痫治疗药物不可滥用刺的玫瑰,一种是圣洁的纯美,一种是庸俗的灿烂,桦的走已把我的心带去,我曾经暗暗发誓:“如果今生不能跟桦在一起,情愿一生孤独。”我断然的拒绝这一切。那一天晚上我有一单生意要去金城江办理,偶尔在路上遇到许久未见的倩,在此这前就有挚友在我耳边吹风“倩好想找个人嫁掉算了”。所以这次的邂逅,即让我我惊喜而又害怕。我们在友人的家里,友人知趣的借口走开,在两人世界,昏暗的灯光,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倩欣喜的看着我,小手在我膝盖上绕圈,许久我才开口:“倩,我真不知为什么,总是那个人,那个曾经令我爱过而又错过的人”。"那人是芸吗"倩问,“不是”我回答,“那又是谁?”我看见倩的脸上有些欣喜。有时候说出自已所爱的人是需要勇气的,特别是在爱你的人面前说出你所爱的另一个的名字。沉默了好久,我才鼓起所有的勇气说:“我喜欢的人是桦”。我不敢看倩的颜容,也不敢揣摩她的心思,借着我要赶火车的借口,逃避另一段柔情。后来,我得知倩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去了另一个世界,我不由黯然泪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少时曾仰慕哭的孟姜女,曾陶醉于化蝶的梁祝,曾心碎于纤手焚稿的黛玉,却从未想过自已的一生也会在红尘是飘泊.

今年的三月,带着几分苍凉而又不太成熟的脸庞,带着几分的责骂与无奈,我决定南下找她。当尝尽了飘泊之苦,终于在东莞落脚,因为我一直不敢去深圳找她,只是每次面临绝境时,才拨通她的手机,那个曾经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总让我燃起新的希望。。。。。。

7月1日,在深圳福田,我终于见到朝思暮想的她,那曾经美丽的她多了些成熟与温情,在我们怎样治疗睡眠性癫痫病促膝长谈的时分,更多的是对那些往事的.也许是这几年来的苍桑经历,话语总伴落泪.我对她说:“我以为这一生再也不会再和你相遇了,我们的相识只是月老手中的错缘,奈何世态轮回,落花时节又逢伊,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言:“我有个几年都放不的执著想跟你说,可是我没有勇气;但是如果现在不说,我再也没有机会了。”桦看了我一会,似乎猜测到什么,低着头说:“那你讲吧。”我红着脸说:“我没勇气,如果我喜欢的只是一位普通的女孩,我敢表白,可我喜欢的却是一位关心照顾着我,是即敬又爱的人,我一直不愿用任何世俗的观念来沾污我们的关系而情愿独尝苦涩。”我在兜圈子,桦看了看硬是要我说出来,明知爱在心头却总难启齿。她看到我这副被逼得无可奈何的狼狈像,不由摇了摇头,然后下定决心。“你喜欢的人我认不认识”?她问。我回答:“认识”。“你喜欢的人是不是离我很近”。我回答:“嗯”。“你喜欢的人有没有我好”?“没有”。我回答。“那个人是不是我”?我说:“是”。我一生的执著,第一次的表白就被她几句所破。她接着回答:“缘份无踪,造化弄人。当年不是我的出现,你和倩应该在一起;如果不是涛的出现(注:涛是当年从华中过来的研究生)我则和你在一起:如果不是芸的出现(注:芸现在和涛)...”

{以上写于2001年,十一年后再次执笔写完),当我听到:我们只能做好,一对好好的朋友时,

她婉言的拒绝了我的所想,我强忍着泪水,以笑封缄,告诉她要放心,我会很看得开没事的...........(没想到一时的潇洒,竟换得三日以泪洗面和十年之痛,这是后话).

<河南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叫什么p>我不知我是怎样离开深圳的,一路一路泪,当都市的霓虹和旧忆的回放胶著在一起时,随着列车的高速行驶,在一路路远去时,我慌恐的想抓住这一切不让它远去,无奈绕指瞬间,握得住一时的温存,却遗失了的.

往后那三天,把自已一个人关在屋里(钟经理意外的批了我三天假期,失恋也批假,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但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即使是多年过后,每每不经意的触动,依然是情境所至.默然泪下.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

一段暗慕的恋情,终究是棵有始无终的无花果,可当年的我就是那样无怨,飞娥扑火般的壮烈.

2002年初,我收到了她最后的一个电话,她说她到深圳已有男友了,一直不敢告诉我是怕我受到的伤害更深,明天,她就要去男友家见家长了,若有缘来生再见.......此后,电话再也打不通,当我发狂的去她住的地方找她时,伊人早已人去楼空,自此,十年生死两茫茫,花开花落易逝,伊人不知在何方.

十年后,当许多事,许多人都变得影影卓卓时,每次经过这座陌生而又曾经熟悉的城市时,总会引起我莫名的,那电视上的于某个转角的雨后重逢,十年了,也没在我身边发生过,缘份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东逝的流水,一去永不回头.

今日,于午间小睡时,醒时孤枕满是泪,梦里伊人依旧,长发披肩,白衣飘飘,奈何人生苦短愁恨长,下次的相会,也只在梦中............于是,打开尘封十年的残笺,执笔结束一段十年前就该终结的错缘,一篇秋天的童话.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azcp.com  儿童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